送別五叔雜感 昨天南下參加五叔的告別式。在家祭之後的空檔與堂兄顯英有短時間的交談,他說已在台中市台中公園附近購置頗大坪數的房子(姑隱實坪),除預備將他爸媽接住一起、奉養天年外,還將規劃足夠房間,讓早已各自成家.獨立在外的弟妹們,隨時或同時回來全家大團聚、共享天倫時,都擁有各自單獨住烤肉宿的房間( 好一個為父母著想、為弟妹表率的兄長啊…)。 話題一轉,只是……沒想到他爸爸走得那麼突然,讓他們措手不及與不捨( 五叔是在看報的當下,心肌梗塞往生的。) 之前五叔除行動不便,需坐輪椅而請外勞照顧外,神智聽力都頗佳,健康狀況正常。 據此堂兄推估五叔應可頤養天年多年的,但是無常總術後面膜是唱反調,讓人無法如願,他的理想與規劃尚未實現,就已無法圓滿了。我彷彿聽見堂兄內心深處、深深的嘆息,遺憾、無奈的神情,讓我跟著陷入了思考。 大前天9/14轉貼的”生命怎樣才會有意義? ” 一文中提到--生命只有一回,我們把事情的輕重緩急跟優先順序弄清楚,生命才會更有意義!  是啊! 如支票貼現果堂兄建構大家庭的規劃能列為最重要、最優先的事情來處理,或許來得及不讓這個遺憾有機可乘了。  昨天前來送別五叔的親友踴躍,連遠在美國的表弟也專程趕回。俗話云:一代親、二代表、三代散了了,第一代是兄弟姊妹骨肉至親,傳到第二代就變成堂親、表親關係,到了第三代幾乎都不怎麼熟識了結婚西裝。確實言之有理,在眾多堂、表兄弟姐妹裡,與之有互動往來的屈指可數,多數是見過面、僅叫得出稱呼,猶如泛泛之交。究其原因該是昔日老爸婚後偕老媽離開家鄉豐原,進入山城埔里工作、定居所致。 由埔里至豐原雖僅74公里,但早期交通不便,我們因而鮮少回豐原省親。所附照片是爸媽帶著我與大哥仁傑和節能燈具襁褓中的大妹淑珍回豐原探親,與屘姑、五叔等親人所留下的寶貴鏡頭,那時我方僅3歲,對這一幕卻一點印像也沒有。 (有看到這張相片的同事老友們,你猜得出那一位小小賴是現在的老賴 本尊 嗎? 猜中了,請你兩份精緻的浣花草堂養生套餐,須與你另一半同享。) 童年記憶所及只兩位至親,一是早期到埔里小額信貸化緣時曾暫住過家裡幾次而認識的曾為慈悟寺住持的表姐,一為大熱天入山城拎著一顆大西瓜來探望我們的明燦表兄。直到上了初中(國中),當時已轉往大雪山工作的老爸,因工作受傷住進了豐原英外科醫院,適逢暑假,老媽要大哥與我到豐原來與老爸作伴&照顧,這才有了貼近家鄉的感覺。 高一下的暑假,大哥室內裝潢與我在明哲表哥&明德表弟的安排下,幾乎造訪、玩遍了親戚的家,才知道有恁多的長輩與堂、表兄弟姐妹,雖只是匆匆一見,但對彼此間的關係輪廓有了初步的認知。可惜之後大家年齡漸長,相繼忙於升學、就業,只有年節喜慶親人才有見面機會,沒有保持聯繫與互動交往,當然疏離冷漠在所難免。  也難怪昨天室內裝潢與某些親人見了面,只能點點頭、寒喧道好,缺乏進一步能交集、關心的話題,誠可惜也 ! 於今除多注意家人的健康,落實把握當下外, 要多花些心思、多留些時間在家族親友的交往互動上,避免讓孩子們與他們的兄弟姐妹產生疏離,重蹈我們的覆轍。是的,生命只有一回,我們得把事情的輕重緩急跟優先順序弄系統傢俱清楚,好讓生命過得更有意義! PS: 高一下的暑假隨著表兄弟們打籃球、收聽籃球比賽廣播、學唱唱紅豆詞&天倫歌….、馬崗厝摘芭樂、共遊后里毘廬寺,吃ㄧ餐10元的美味素齋、攀爬火焰山、涉大甲溪被屘姑輕罵…、沉迷於三國誌&水滸傳…..等情景依然歷歷在目、記憶鮮明,真是個美好的日子。明哲&當鋪明德謝謝你們。
創作者介紹

The Verve

po65pojak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